脆弱的崛起:德國做錯了什麼?

核心提示: 德國統一以後,隨着德國海外貿易和殖民地利益的急劇擴大,擴建海軍的問題也提上了日程。然而在俾斯麥掌權時期,德國對於海軍並不重視。

微信圖片_20210112152559

☆ 徐棄鬱不像一些西方學者那樣,認為德國物質力量的增長必然導致戰爭。恰恰相反,徐那種細膩的分析揭示了,雖然德國崛起引起了那種將各行為主體推向戰爭的結構性壓力,但這種壓力本可以被良好的戰略和領導力所消解(就像俾斯麥所展現的)。正是由於俾斯麥的繼任者缺乏這種戰略和領導力,使巴爾幹半島上並不重要的事件點燃了全歐洲的戰火。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創始院長、著名國際政治學家格雷厄姆·艾利森

☆ 《脆弱的崛起》因其政治洞見力而彰顯價值……這本書從根本上説是關於領導力的;更確切地説,它關涉領導力在俾斯麥那裏如何展現,在俾斯麥下台後如何缺失。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 著名歷史學家 大衞·史蒂文森

☆ 這是一部深刻剖析德國1871—1914年興衰史的新作。它生動而詳實地論述了德國統一後,俾斯麥通過正確的戰略策略,使德國避免成為大國矛盾的中心,得以在相對有利的國際環境中快速崛起,而後來的領導人卻一再誤判形勢……作者依據可靠的史實,勇於挑戰歷史上政治家們出於現實需要做出的結論或散佈的觀點,這種治學態度值得稱讚。

——原中國駐德大使、中國人民外交學會原會長 梅兆榮

☆ 棄鬱先生這部力作恰逢其時……本書不僅對德國大戰略的形成和轉變的刻畫入木三分,而且剖析了其國內經濟、社會、政治、意識形態背景,處處發人深省。這是一部上佳歷史學著作;也是一部充滿引人入勝的戰術細節的優秀戰略學著作。

——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王緝思

☆ 歷史總是和當代相關的,人類總是能夠從歷史上學到很多經驗教訓。中國正在崛起,已經向世界昭示了“和平崛起”和“和平發展”的決心。但要達到此目標,並非易事。中國因此不僅要從自己的歷史中尋找經驗,也要從世界歷史中尋找。從這個角度來説,我們必須重新解讀歷史,以揭示其和當代的相關性。現在擺在讀者面前的就是這種重新解讀。徐棄鬱討論的是德國崛起的歷史。也是歐洲走向戰爭的歷史。作者放棄了當代國際關係研究中簡單化的理論分析,深入到德國這段歷史的諸多細節。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講席教授 鄭永年

傳統上普魯士/德國並不是一個重視海上力量的國家。由於陸上強國環伺,普魯士一直將陸軍放在首要位置,而且統一之前德國的海岸線分別屬於不同的邦,分散的海岸線和港口資源使建立一支強大的海軍更加不可能。

德國統一以後,隨着德國海外貿易和殖民地利益的急劇擴大,擴建海軍的問題也提上了日程。然而在俾斯麥掌權時期,德國對於海軍並不重視。這一方面是決策者對陸權優先於海權的根深蒂固的認識,比如陸軍元帥曼陀菲爾在1883年給陸軍內閣長官阿爾伯蒂爾的信就反映了這種普遍態度:“我也屬於腓特烈威廉一世國王那些沒文化的支持者之列,就是會賣掉他最後一艘軍艦來增加一個新的營。”另一方面,俾斯麥本人的立場也十分重要。與他認為德國不應努力尋求權力最大化的思路相一致, 俾斯麥認為,德國在擁有世界第一的陸軍後再進一步擴大海軍實力將引起英、法、俄等大國的緊張並刺激其形成反德聯盟,因此過分強調發展海軍來保衞海上利益是一種“絕對安全”的思路,即有害又不現實。

針對要求擴建海軍以防止英國危害德國海外利益的呼聲,他指出德國防止英國濫用其海上霸權相對有效的方式是與二流海軍強國組成“武裝中立同盟”,因為1856年的《巴黎宣言》就表明這類國家決心保衞自己的海上航行權利,德國組成這類同盟是完全可行的。

他承認,這種方式只能保證相對安全,但他警告説,對於德國的商業利益和海外殖民地來説不存在絕對安全,因為任何試圖使德國海軍力量趕上英國的努力都會被英法海軍之間的聯合所抵消。正是在這兩種主流認識的影響下,德國海軍在俾斯麥時期保持了較低的發展水平,在戰略上則着眼於近海防禦。

然而,到19世紀90年代,德國對海軍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建立一支實力強大的、主要用於遠洋作戰的“大海軍”(Groβflotten)成為一個明確的戰略目標。更引人注目的是,德國一掃歷史上漠視海上力量的傳統,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經略海洋、擴建海軍的巨大工程之中,支持建設“大海軍”成為一種席捲全國的、幾乎是全民性的熱潮。從某種意義上説,這種巨大的轉變已經不再是歷史的延續,而是歷史的一種“斷裂”,其背後有着十分複雜而強大的動力……

內容簡介:

1871年統一後,德意志帝國成為實力飛速躥升的大國,但與此同時,它所面臨的安全環境卻十分複雜脆弱,物質上在高歌猛進,精神方面卻日趨急躁和淺薄。藉助大量翔實材料,本書梳理了德國從統一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外交和政治軍事政策,論述了大戰略的成敗與否如何決定了德意志帝國的命運,從而回答了“威廉德國為何走向戰爭”這個問題。作者指出,隨着實力的進一步發展,德國的大戰略反而在退化甚至瓦解,越來越無法應對變化中的複雜局面。2017年1月本書英文版由麻省理工大學出版社出版,使該書受到國際學界的關注。

作者簡介:徐棄鬱,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資深研究員,原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所長,退役大校。先後被聘選為“中美傑出青年論壇”成員,國防部外事工作專家小組成員,第十一屆全國青聯委員。出版著作《脆弱的崛起:大戰略與德意志帝國的命運》《帝國定型:美國的1890-1900》。

【多寶網登入】

第一章 低姿態的大國

第二章 “主動塑造”與大戰略的構築

第三章 維持大戰略的努力第

四章 “後俾斯麥時代”的開始

第五章 體制、社會、民意與大戰略

第六章 從“世界政策”到“被包圍”

第七章 海權偏執

第八章 大戰略的退出——“施利芬計劃”

第九章 通向世界大戰的危機處理(1908—1914)

來源:商務印書館